31小说网 > 大佬的白月光替身他不当了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傅先生,我在

第一百二十四章 傅先生,我在

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傅衍之转身离去,高大的背影投射出巨大的阴影。

傅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气得直接将手中的拐杖狠狠地砸在地上。

“傅衍之,你这不孝子,你简直就是孽子。”

傅露赶紧伸手去扶着傅老爷子,“爸,你别担心,这件事情不能急。傅衍之的性子我们都清楚,他吃软不吃硬的。”

其实她说错了。

傅衍之不是吃软不吃硬。

他在乎的只有他爱的人,值得他守护的人。

傅老爷子和傅露是他的亲人,所以他护着。

凌然和凌家,对他有恩情,所以他忍让着。

而凌青忱,才是他放着心口上的人。

所以傅衍之,这个站在权利顶端的人,从来都不会有什么此软不吃硬的理由,他的软肋和盔甲都是凌青忱。

而刚才还哭哭啼啼的林美娟,现在倒是站了起来,停止了哽咽,面色上哪还有一点担心的神色啊。

“傅老爷,现在该怎么办?”

傅老爷子面色紧绷着,又是恼怒又是气愤。

“老子吃的盐巴比他走过的路都还多,现在竟然赶威胁我了。”

他斜睨着傅露,“你去安排人,将医院里所有医生口供都调度成为一样的,另外将他的人都调走。”

傅露点点头,“好,我马上出处理。”

林美娟还是心有害怕,担心傅家的人会因为刚才傅衍之的话将之前设定好的计划都改变。

她故作哽咽抽泣。

“老爷子,过两天都是我家宇澈的祭日了,我们想要将他之前的东西烧过去,你也知道他喜欢蓝鸢花,但是这个季节没有花,我们家的势力采购不到这么多,所以……”

之后的花,欲言又止。

提及到凌宇澈,傅老爷子面色也难看了起来,是一种悲伤,一种难过。

“没关系,这些我会吩咐傅家过去采购,也算是对那孩子的一个祭奠。”

“谢谢。”

傅老爷子心有愧疚,“你放心,然然的事情我会处理。”

林美娟低垂着头,掩盖住眼底的得意。

“我知道,我家也就只有然然一个孩子了。”

每一句话都隐藏着含义,让傅老爷子心口阵阵难受。

“去照顾孩子吧。”

“好。”

……

另一边傅衍之走到了车里,直接就将陈明就驾驶位置上提出来,然后开车,几乎是飞速一样的离开。

陈明站着原地。

“爷,我不配回家吗?”

可惜了没有人回应他。

一个半个小时的路程,傅衍之几乎将时间缩短到了半个小时。

他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就看见坐在沙发上,认真看着剧本的人。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那双眼睛的颜色是明亮的黑褐色,看人的时候,显得尤为的专注。

只不过那双眼神太过于平静,冷淡的没有丝毫的暖意。

他的鼻梁高挺,唇色有些偏浅,是令很多人羡慕的浅粉色。

唇形很美,唇瓣不薄不厚,配在这样一张俊秀的脸上,刚刚好。

他的头发染过,是惹眼的浅黄色。衬得他本就白皙的肌肤越发的瓷白了,听说有一部戏需要他染色。

“凌青忱。”

凌青忱在听见汽车轰鸣的声音时候,就知道了那个人回来。

“傅先生,我在。”

他抬头看了过去,眼神平静。

他的眼睛又深又黑,像是深久不见得光的海底。

明明是略显女气的长相,可是当他大半张脸掩藏在帽子的阴影下,低垂眉眼的时候,却偏偏有种拒人于千里

又是傅先生?

傅衍之一步步走了过去,冷笑出声:“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大度?”

凌青忱笑得温柔,似乎是和从前一模一样,可是如果仔仔细细地看来,会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了很多的漠然之光。

“傅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说这,就想要起身让出位置。

傅衍之的目光更冷了几分,凌青忱才一动,男人便一把把他扯了回来。

凌青忱没站稳,跌坐在沙发上,挣脱起他的大手,可没有挣扎开,面上崩裂的情绪有瞬间的开裂,可很快就缓和了过来。

“傅先生,要做吗?”

他说着,面色平静,恍若就是再说一件很平静的事情。

毕竟曾经的事情,他们就是这样的。

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多余的关系。

傅衍之没动,大手死死攥着他的手腕,力道大的让温默几乎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要被捏断。

“呵,做?”傅衍之冷笑着开口,目光有几分邪佞。

“凌青忱谁给你这样勇气?”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就没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吗?”

傅衍之黑眸直视着他,带着浓浓的侵略性。

凌青忱乖巧地摇头。

“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怎么会有交代的。

该交代的人不应该是他吗?

傅衍之一把将他抓住,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像是野兽的狰狞,几乎是想要将怀中的人撕碎,吞进肚子里。

凌青忱试图将他推开,却反而被他扣住反制在身后。

湿润的舌头霸道的袭进他的唇齿,疯狂的吮吻着。

凌青忱眼眶发酸,狠狠咬住他的唇瓣!

明明因为生气的不是他吗?

不!

他不能生气的!

傅衍之的动作微怔,一抬眸,便瞧见他眼底的排斥,缓缓放开几分。

瞬间,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人唇齿间散开,凌芹忱红着眼睛看着他,看着他唇瓣上的一滴血珠,带着抹报复的快感,唇边露出一抹有些苍白的浅笑。

“恨我?”

凌青忱只是红着眼睛看着他,也不做声。

傅衍之眼神里闪过一丝的阴沉,但是阴沉中还藏着一个没有人能够看清楚的害怕,薄唇再度压在了他的唇瓣上,如他刚才一般,亦是在他的唇上狠狠咬下。

“唔…疼……”

凌青忱吃疼出声。

这男人太残忍了,疼的他眼泪瞬间就滚了下来,嘤|咛出声。

唇齿间还未散去的血腥味再度涌入,不同的是,上一次是他的,而这一次,是凌青忱的。

血液交缠着,似乎是恨不得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大家互相撕咬着,可又狠狠相爱着,紧紧地抱在一起。

傅衍之眼眸落在凌青忱的眼睛里,心头一软,终是没舍得向他一般狠厉。

湿润的舌不断的吮吻着他的一切,不多时,两人的唇齿间皆是同样的血腥味,早已分不清是他的还是他的。

凌青忱垂着眸子没再挣扎,睫毛轻颤,无声的承受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