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启明1158 > 六百零三 不当天子,只做人皇

六百零三 不当天子,只做人皇

赵惜蕊一点也没有担心害怕紧张之类的情绪,而是非常坦然的接受了苏咏霖要做皇帝、她要做皇后的这件事情。

尽管这件事情相当的不平凡。

可是真的,赵惜蕊真的没有感觉这件事情有多困难。

或许是苏咏霖已经完全向她坦白了他做皇帝这件事情的原因,以及他想要去做的事情,提前的预防针已经打好,所以她没有那么担心。

但是完全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赵惜蕊担心的点,就是苏咏霖的计划能否顺利完成。

“雨亭,你觉得你的计划真的可以成功吗?”

“我没有选择,也不打算有什么选择。”

苏咏霖站起了身子,看向了宫殿外面:“自从我选择走上这条路开始,就没有打算给自己留什么后路,做什么选择。

这条路我会走到底,除了这条路之外,我不会给自己其他任何一种选择,我如果有其他的想法,就实在是对不起那么多因为相信我而死的人。”

“我知道了。”

赵惜蕊走到了苏咏霖身边,握住了苏咏霖的手:“不管你怎么选择,我永远支持你。”

“谢谢。”

苏咏霖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位妻子感到无比的庆幸。

有了来自赵惜蕊的支持,苏咏霖的内心变得无比平静,他开始非常平静的开始推进称帝的各项工作。

首当其冲的是未来的礼部尚书孔拯,孔拯被宣布将以礼部尚书的名义主持苏咏霖的登基典礼,这让他激动莫名。

作为一颗墙头草,没有为苏咏霖建国立下什么实质性功劳的墙头草,他能被苏咏霖任用到这个份上,已经非常满足了。

礼部,掌管国家各项祭祀典礼的首席礼官,频繁举办重大的祭祀活动,是个非常显眼的位置。

不仅如此,礼部还掌握着科举考试的举办权,拥有人才的选拔权力,权力和地位都非常重要,绝非区区一个【礼】字就能囊括其中。

孔拯知道自己没有为苏咏霖付出过什么,所以他知道他成为礼部尚书主要就是因为他家的家族名望,苏咏霖需要他家的名望。

他也对苏咏霖的动机做出过思考,也做好了苏咏霖需要一定程度上利用他的家族名望办事的心理准备,但是他没想到,苏咏霖会玩那么大。

秘密会议之后没多久,苏咏霖就单独找到了孔拯,对自己的登基典礼提出了一些特殊的要求,希望孔拯可以照做。

要求并不太多,也就两个而已。

但是这两个要求每一个都让孔拯感到头大如斗。

第一个要求,苏咏霖表示自己登基典礼的场所不在任何历史名迹或者宫殿或者有政治意义的地方,而选择在中都城外卢沟河边上的忠烈祠堂内,他要在全体英魂的见证之下登基为帝。

第二个要求,苏咏霖登基称帝不拜天,不拜地,不以奉天称帝为纲领,而要【奉万民以称帝】,不当天子,只做人皇。

孔拯听完苏咏霖的要求之后,头皮发麻,脑袋一阵一阵的疼,心里充满了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以及对苏咏霖大手笔坑他的惶恐。

其实和第二个要求比起来,苏咏霖的第一个要求反倒显得通情达理了。

无非是换个地方登基称帝,不在皇宫,而在城外的忠烈祠堂,说是皇帝念旧,说是皇帝为人厚道,勉强也能糊弄过去。

但是第二个要求那是真的问题大了。

不拜天地,不做天子,而要奉万民以称帝,做人皇。

这人皇肯定不是三皇五帝当中的人皇氏,这一点孔拯可以确定,因为苏咏霖都说了不做天子要做人皇了。

但是这个问题很严重啊,非常严重啊,苏咏霖这样搞是在动摇一些很基础的事情。

比如儒家的传统政治理念以及基于此而设定的统治者的统治合理性。

汉儒董仲舒将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的思想发展为完全体,从而为历代并非出身传统血缘贵族的皇帝增加了【君权神授】的buff,稳固了他们的统治地位。

这很重要。

先秦时代,中国社会的政治模式是贵族政治,天生贵族们垄断全部的政治权力,统治秩序井然,他们的统治顺理成章,没人怀疑,没人打破。

直到出身并不高贵的士这个阶层的崛起,他们的出现开始打破贵族政治的血缘循环模式,让中国的政治模式从贵族政治开始向士族政治转移。

而这一转移也带来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那就是最高统治者的平民化。

秦二世的统治失败之后,刘邦这个魏国贵族破落户在一众天潢贵胄的包围之下成功脱颖而出,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成为了史上第一个不那么贵族、不那么高贵的皇帝。

当时虽然早已有了天子的概念,但是当时的天子概念随着战国时代的大变革而产生动摇,黄帝等上古大神也不再被承认为天神,而只被承认为人帝。

故对于那一时期的统治者来说,即使能够找到与黄帝及其家族子弟的血缘关系也没有太大意义,证明自己有天神的血统十分困难,作为天子统治人间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好在刘邦足够牛逼,压服天下人,用强大的武力证明自己是真正的统治者,还用斩白马盟誓的方式为自己和子孙后代增加了一道统治防线。

但是这道统治防线终究还是人为,刘邦再牛逼也终究会死去,汉室后来的皇帝也不断的为自己的统治合理性而感到担忧和烦恼。

直到天人感应天人合一思想的集大成,董仲舒将此思想发扬光大,天子概念才再次回到了主流舆论的视野当中。

那以后,皇帝代天执政,就是最大的合法性,谁敢质疑皇帝,就是和天作对,就算没有被物理消灭,也会社死。

皇帝们不再需要为自己寻找上古大神血缘关系来证明自己的统治合理性,只要承认自己是天的儿子,天是自己的老爹,那就足够了,足以统治愚民们了。

因为愚民们是真的被忽悠着相信皇帝是天子,是代天执政的。

统治集团内部无论怎么内斗,怎么变迁,都不会放弃代天执政这个根本宣称。

而现在,苏咏霖却要改变这一现状,放弃天子称谓,重新做回人皇。

这……这不就是在放弃皇帝执政的最强合法性吗?

这不就是在赤裸裸的宣称自己是靠着武力强行登基为帝的吗?

这和五代十国有什么区别?

唐朝覆灭之后,五代十国的空前乱世几乎摧毁了前人苦心维持的皇权的神圣性,之后宋人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好不容易重塑了皇权的神圣性,而到了苏咏霖这里,他……居然要开历史的倒车?

孔拯万般的不理解。

你苏咏霖都做了皇帝了,难道不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吗?

是,你牛逼,你无敌,你威压天下,你可以凭借强大的武力强行称帝,没人敢反对你,但是你终有一死,你死了,你儿子凭什么做皇帝?

你做人皇做的舒坦了,天下人也听你的话,但是他们凭什么听你儿子的话?

我们凭什么听你儿子的话?

你儿子也打了天下了?

没有这层威慑在里头,他凭什么执掌最高权力?凭什么执政?

不当天子,难道关键时刻你这位人皇还能揭棺而起为你儿子当家做主?

这些事情你苏咏霖完全不懂吗?

就算不为苏咏霖考虑,为这些既得利益者自己的利益考虑,他们也必须要配合【天子】这个中国古代最大的政治骗局和政治pua行动。

因为既得利益者最需要的不仅仅是利益,还有【稳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