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 62、不想爆红第六十二天

62、不想爆红第六十二天

系统对时栀简直一肚子牢骚, 遇到时栀它遇到了统生极大的坎坷,如果没有自杀的话,它可以列出很多条时栀的罪行。

首先时栀上来就破坏了计划, 直接继承首富遗产,这是万恶的根源;后面时栀完全不按照剧情走,导致剧情越走越歪, 让它完全没有办法进行弥补;再后来感情线也乱了,好好地经典套路,霸总中招跟貌美女明星研究了一晚上财富密码,怎么变成了男生安全教育科普了呢。

时栀,人干事儿?

系统:它罢工了!它选择死亡!

以死明志。

时栀在刚看到系统留下【你好毒】的遗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当中浮现了【顾北城, 你好狠】。

这届系统, 心理素质不行,火气还挺大。

系统没了, 时栀其实怎么不信, 甚至怀疑系统压根就是诈死,都说祸害遗万年来着。

她仔细的搜索了一下,发现好像是真的。

时栀对系统完全没有一点感情,如果有感情那也是负面的,本来在她心中系统就是个死系统了。

“之前干嘛去了,早该死了,死了也好……”时栀嘀咕。

徐总本来找时栀谈判,想要拿下公司里那些比较当红的艺人,没成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前为了留下艺人搞的那点损招,那些天价违约金, 现在要他出了。

徐总自然是不乐意的,他压根不想出多少钱,于是徐总开始撒泼耍狠了,他望着时栀的脸,对她说。

“时栀,你别逼我……”

他才刚刚起了一个头,就听到了时栀嘀咕的那句,“早该死了,死了才好。”

徐总:???

眼睛瞪大,直接被哽住了,撒泼耍狠耍不下去了。

时栀也是在说完之后才记起来面前还有一个徐总,两个人正在聊正事儿。

对于又能把公司的艺人带走,减少管理上的麻烦,又能送钱的财神爷,及时雨,时栀还是能拿出好脸色的。

“别误会。”她对着徐总露出笑容。

“不是说你,跟你没关系。”

“徐股东刚才聊到哪儿了,你继续。”

徐总:……

他信时栀个鬼!

徐总原本只是打算口头威胁一下时栀,没想到时栀居然让他去死,小小年纪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他年纪也不小了,在时栀面前居然硬生生的流露出几分委屈。

这个天,是真的聊不下去了,他再搞威胁,说不定过几天人没了。

徐总完全不觉得夸张,虽然说出去可能没人信,但就像他自己,之前也没信时栀说不让他干了,他就真的干不下去了啊。

……

徐总铁青着脸离开的,他要回去好好思考一下,挖那么多艺人,钱可不是小数目。

时栀之前对徐总不想搭理,现在时栀是:风里雨里,我在这里等你。

希望他能尽快考虑好,赶紧用小钱钱把她的“亲人”给带走吧。

泉哥其实算是已经了解时栀了,时栀从某个时间段开始就开始不断高能,但即使这样他还是对时栀这一招变脸术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前脚还在发愁那些艺人不知道怎么安排,后一秒知道徐总要挖人,那些艺人就变成了时栀的亲人。

时栀表现得很谦虚,“也就是一个演员的基本素养吧。”

“而且……我现在真的觉得她们是我的亲人。”很真诚。

是可以赚小钱钱的亲人没错了,靠着赚钱的对象,不还有个称呼叫衣食父母吗?

因为系统突然自杀下线,时栀想到了一个可能。

白芜是不是已经拿到国际奢侈品牌的代言了?

它前面一直在催促让她拉踩白芜,拿下那个品牌。

时栀想到这一层,去联系白芜,几乎前后脚,白芜就接通了电话,就算时栀没有给她打电话,她本来也是打算找时栀的。

白芜先开的口。

“栀栀你联系过贾青女士了?”

……

贾青女士就是白芜之前接触的高奢品牌方的人,在选代言方面有一定的话语权。

徐总对这个高奢品牌很眼馋,在网上发了拉踩时栀的通稿,想要让时栀通过拉踩白芜的方式把这个代言进行截胡,后面时栀直接把公司盘下来,删除了通稿。

除此之外,时栀还多方打听,跟贾青女士在一个私人场合上见了一面。

贾青其实也看到了网上的通稿,她倒没有别的感受。

这个圈子,不一直都是这样嘛,成人世界有什么真感情,就连夫妻都能为了资源掐架,朋友算得了什么。

她已经见得太多了。

贾青当时一看到时栀就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无非是想要搭上她这条线,想要拿下品牌代言。

时栀也确实主动跟她搭话。

不过时栀一开口贾青就觉得不对劲儿了,时栀全程没有展示自己,她一直在彩虹屁夸奖白芜,白芜在她的口中极度富有魅力,让贾青甚至觉得不让白芜当代言,那就是她们品牌的损失!

贾青:???

时栀给贾青一个劲儿的夸奖白芜,疯狂洗脑后,就心满意足的离开。

她不承认自己那是彩虹屁,跟洗脑,她分明说的是实话,她都没有把白芜的万分之一好给说出来,匮乏的语言限制了她!

后面贾青又在别的场合遇到了白芜。

白芜也主动上前跟贾青打招呼,依旧不是展示自己。

她告诉贾青,“其实我朋友,时栀,她特别优秀,又高又瘦又白……”

白芜的想法是,如果公司想要让时栀拿下这个代言,她就算不要又能怎样,她可以退出。

奢侈品代言是机会难得,但在她心中的分量比不上时栀。

贾青:好的好的,我知道你们两个关系好了,白纸是真的,行了吧?

突然被秀了一脸闺蜜情,这还让她怎么笃定娱乐圈感情都是假的!

其实代言人品牌之前已经定下来了,就是白芜,时栀条件也很好,不过品牌之前没有考虑,贾青还告诉白芜。

“你们两个也真的有意思,前后脚的找我,都来夸对方……”

白芜,“啊?”栀栀也来找贾青女士夸她了吗?

这才有了时栀通过系统自杀判断白芜应该拿下了品牌代言,白芜火速过来找时栀的场面。

时栀其实也没想到自己本来只是打算悄悄地搞点事情,却翻车了。

白芜不是一般的感动,她的姐妹果然天下第一好,她爱栀栀一万年!

……

时栀知道白芜顺利拿下代言就放心了,她压根没想要,更不会跟白芜抢。

奢侈品牌官宣白芜成为代言人,时栀还特地去点赞转发。

《超能挑战》最新一期也已经开播。

之前在录制节目的时候就陆续有路透照传出来,网友多多少少知道了点儿剧情,什么六人去饭店体验传统手工,时栀甚至以为业务能力太强差点被留下来当饭店前台,早就已经迫不及待,整天蹲在《超能挑战》官v下问怎么还不到时间,为什么时间它过得这么慢。

官v也很无奈:问它也没用,它还能让时间加速不成?

大家都已经开始强人所难的想让官v把时间加速了,其实也不一定非得时间加速才能解决,就……提前播放了解一下?

提前播放是不可能提前播放的,《超能挑战》很准点,准点意味着不会迟到,也不会提前。

官v工作人员露出憨憨又耿直的笑。

终于在翘首以待下到点了,《超能挑战》因为嘉宾足够讨喜有梗,之前也贡献出来不少名场景,收视率在同期同类型综艺中算排在最前面的。

而这一期依旧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嘉宾们穿着古装亮相,俊男美女非常养眼,让人耳目一新。

“池崽也太可了吧!”

白果也被白芜的新造型美到了,“啊啊啊,妹妹真好看。”

栀子花辨认造型:今天难道是时栀王后?

恶毒后妈已上线!

时栀公主跟时栀恶毒后妈一样出圈,没想到节目组居然这么上道,而且栀子花看到新造型的时栀只想说,有这么漂亮的后妈吗?

那……她们可以。

连后妈都不放过。

时栀按照节目组导演说的开始进行角色扮演,开头就是奇变偶不变,而在宁嘉池对上了她的“对子”后,并没有出现大团圆场景,时栀的操作是让大家把宁嘉池拖出去砍了。

因为,“这个世界只能有我一个天才。”

宁嘉池懵逼的表情被节目组做成了特写,时栀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

观众:皮,还是时栀皮。

新的一期《超能挑战》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各种好玩的梗都是连着来的,在导演组还以为时栀会继续扮演npc的时候,时栀再一次升级混迹到了工作人员里,甚至跟导演还有工作人员们一起待了小半天。

真实演绎了什么叫做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

大家津津有味儿的看着六人组各种高能表现,特别是时栀的一系列反套路操作。

时栀粉丝后援群一派和谐,网上搜索起时栀也一般都是围绕着这一期综艺在聊,白纸们再次在新一期里磕糖磕出蛀牙。

太甜了太甜了,我家cp为什么这么甜!

一般来说cp粉都是有时效性的,可能在某个时间段,比如剧播的时候会迎来这个团体的大爆发,不过渐渐地双方不互动,没有新的粮出现,cp粉热情就渐渐消退。

但这在白纸这里完全不成立。

因为红白玫瑰大批产生,后面也迸发出极强的生命力,粉丝数量不减反升,每次同框就会被各种大能剪辑。

虽然安妮跟时栀后面也有cp粉,不过在白纸面前,就是不值一提的弟弟。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这两人光是放在一起,画面般配度就极高,而且她们两个的默契也不是别人能比的,只需要一个眼神,她们就能彼此懂得。

白纸快乐的安静的磕糖,不过就算这样也有人不想让她们好过。

黑料虽迟但到。

圈子里大概最看不得别人有点真正的姐妹(兄弟)情,开始有人悄悄爆料。

“你们真的以为时栀跟白芜关系好吗,太天真了,之前那些艳压白芜的通稿就是时栀那边发出来的,她想要抢白芜现在拿下的奢侈品牌,甚至还私底下联系了人家品牌方,当然结果也看到了,失败了。”

“时栀并不是表现出来的那样,女明星跟女明星之间的圈圈绕绕可多着呢!”

……

病房内。

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穿着病号服,衣领微开,露出好看的锁骨;比起之前他的气色已经好很多了,但皮肤依旧极白,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整个房间略显沉闷。

他刚送走了一批公司高层,完全不想说话,由助理跟医生交流。

医生看着病床上的贵公子对助理说,“不需要太担心,随先生已经是我见过相同情况恢复极快的了……没有精气神很正常,毕竟一年多没有清醒过来,要循环渐进。”

还能要求他立刻像正常人一样?这不是在为难程遇吗,也不现实。

助理跟医生聊了几句,程遇一直没有开口,就是表现出他在倾听。

医生示意他甚至可以不用管他们,这位程先生还是太讲究礼貌了,没必要,他们不在意这个。

助理手机响了。

“抱歉。”

他告诉医生,然后打开了手机,快速走向了病床上的人。

“程总,时栀被黑了。”

程遇拧眉,“谁被黑了?”

助理又重复了一遍,是时栀。

程遇快速起身,抄起了旁边的笔记本,双手开始在键盘上忙活起来,这样他还不算完,告诉助理。

“把我的机械键盘拿过来。”

机械键盘打字更快一些。

精神抖擞,比正常人还要打鸡血。

行走在反黑第一线,程遇是认真的,即使他还没有恢复好,手指如果不能动弹,那他还可以语音转成文字。

路是人走出来的,办法是想出来的。

医生:???

之前就对这位程先生是追星族有所耳闻,但亲眼见到还是不得不感慨。

这就是追星带来的力量?

……

程遇“身残志坚”的走在反黑第一线,不光自己行动,还发动了钞能力。

不过即使不发动钞能力,时栀跟白芜不和这个黑料也不攻自破。

奢侈品牌方贾青在公开场合大力指责有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稍微听了点儿东西就以为自己知道内幕。

“不是好奇w跟z小姐是谁吗,我直接说,就是白芜跟时栀。”

贾青前脚刚参加了一个时尚聚会,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就跟记者聊起过这件事儿。

有w小姐跟z小姐,两个是好朋友,在她面前争先恐后的夸奖对方,看到这个采访的人还好奇这两个女明星到底是谁,能好到这个份上,不少人顺着首字母开始猜测。

现在贾青自己出来挑明了。

她们猜得都不对,她用的是后面的字母。

贾青,“我就是看不惯一些搅屎棍……”

白果跟栀子花对此很赞同,这个形容太形象了。

听这个意思,总觉得贾青女士好像也成为了白纸?

高举白纸大旗不倒。

本来爆料人想要得到的效果是让大家知道时栀跟白芜并没有表面上关系那么好,没想到最后演变成了时栀跟白芜好的超乎想象,白纸再添一糖,还是一块大糖。

白纸:希望这样的爆料再多点儿!

爆料多了,她们就知道更多细节了。

……

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时栀完全没受到影响,她还在忙着看一大笔钱进账呢。

她笑着对徐总说,“合作愉快。”

徐总已经考虑好了,即使高违约金要拿出来还是要把该挖走的人带走,不然咋办?

时栀看着盖上印章的合同,询问完什么时候钱能到账,想要吹口哨,按捺住狂喜,时栀还对这次合作进行了评价。

“这是一场双赢。”

徐总铁青的脸,微微颤抖的手,都在告诉周围的人——

并不!

这是时栀方面的单赢。

时栀还对徐总说,“还有要带走的人吗?”

“您也放心大胆的说,虽然都是我的亲人,但……也能谈。”时栀的艺人亲戚,打包售卖。

时栀本来还想叫对方徐股东,不过记起来他已经把股票给抛掉了,时栀让管家买了下来,反正也不贵。

徐总:只要给钱是吗?

他现在有一种困惑,他觉得自己好像掉进时栀的圈套了。

“不用。”

徐总冷笑一声,离开的背影孤独又倔强。

时栀还冲着他喊,“真的没有想要再带走的吗?”

徐总,“……”你烦不烦人啊!

时栀看徐总已经下了决定,那她也没办法,徐总挖走了他想挖的人,那些艺人也是自己选择要跟徐总继续做合作伙伴的,而她——

拥有了意外之财。

管家在第一时间就毫不吝啬的夸奖起时栀。

“大小姐,您现在已经是赚了。”

违约金是真的高,时栀稳赚不赔。

“我就说,您跟主人一模一样,你还不信,你们都是一样的商业奇才!”

管家再次热泪盈眶,他又想上香了。

主人在天有灵,可以放心了。

时栀觉得自己也担不起商业奇才这个称号,就是,“侥幸。”

纯粹运气好。

管家,“运气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本来想让您赔钱的,不断增长的钞票也确实需要消费一下,没想到您还是赚了,不过赚钱总归是件好事儿,我还想多嘴一句,大小姐您可以认真的挥霍一次钱吗?”

就不用想着赚钱,单纯的挥霍。

时栀,“……”这该死的有钱人的生活,这让人不知道该吐槽还是羡慕的语录。

不过身为那个可以随意挥霍小钱钱的对象,时栀还是有被爽到。

“我尽量?”

管家,“加油。”

还给时栀加油打气。

……

时栀跟泉哥商量,要不直接把公司改名为工作室。

泉哥也是这么打算的,现在发展比较好的艺人都是独立工作室形式,工作室名字也简单,直接艺人名字放在前面。

团队的人其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时姐现在是自己的老板了,徐总管不了时姐了。

反正大喊时姐牛批就够了,怎么都不会出错。

时栀忙活完也终于记起来,好像还有一批剩下的小艺人。

徐总把他比较看好的,并且原本就亲近的那批艺人给带走了,剩下的艺人中有已经发展的不错,本来就跟徐总理念不合,徐总也没把他们带走。

像这样的时栀决定交给管家送过来的专业人士打理。

她们已经有知名度,有自己的想法,其实不需要过多插手,交给专业人士,配合她们就可以。

还有一部分是没有名气,甚至连出道都没有出道的。

这些人是处于娱乐圈的最底层。

时栀翻了翻资料,告诉秘书。

“问问大家是不是在公司,我想见见她们。”

还是先看一面吧,只有真的看到了才能知道怎么处理。

秘书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

lsp。

像这样的情景,之前的徐总也不是没做过,陆盈盈就是徐总从没有出道的新人当中挖掘出来的。

原来,不光男人有权有势就变坏,女人也是一样的道理。

秘书虽然对时栀一瞬间有了各种猜测,但还是笑着给她叫上来了几个人。

“时总,人叫上来了。”您满意不?

秘书觉得自己有点像拉皮条的。

几个款式不一,被秘书精心挑选出来的男艺人站在时栀面前。

年下小狼狗,年下小奶狗,斯文那个败类款……还有人间油物。

时栀在里面还发现了熟悉的面孔。

她记不住名字,“你是那个……”

“高凡。”

人间油物用气泡音主动介绍。

“时栀姐,没想到你居然记住我了……现在应该叫你时总?”

高凡表现得很兴奋。

时栀:毕竟像田一样的腹肌还是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

时栀没想到徐总居然留下了人间油物,她还以为徐总挺好看对方的,当时公司还让她带高凡。

不过她没想着叙旧。

“就这些吗?”问向秘书。

秘书心提了上来,看着这六个人,带着迟疑,“这……还少?”

时栀,“我记得还挺多的,让他们都上来吧,而且你怎么叫上来的全都是男的……”女艺人呢。

秘书,“……”

“好的时总,我现在就下去叫人。”

转身离开办公室,秘书还在不断感慨,有权有势的女人比男人还生猛。

她以为时栀只是想要物色几个,没想到时栀居然要选妃!

男女不忌,涉猎广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