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 39、不想爆红第三十九天

39、不想爆红第三十九天

见时栀挂掉了电话, 泉哥还询问她,“谁啊?”

“骗钱的?”

他隐约的听到了一点儿。

时栀肯定,“对。”

“普通发都没练好, 就要骗钱,现在搞诈骗的一点都不努力,还不如我的小黑粉努力。”

她的黑粉们多努力啊, 跟着她跑现场,有关她的综艺电视剧一期不落的全部看完,精确到每一帧,每一个小动作,这个电信诈骗跟她们比起来,还意思吗?

还想要几千万, 也是很敢做梦了。

泉哥:……

这个重点在于努不努力?

泉哥感慨, “电信诈骗是真的可耻……”他表嫂她妈就被骗了不少钱,都是老一辈的血汗钱, 不说老一辈, 年轻人被骗也不容易啊。

时栀同意这个观点。

“骗感情可以,骗钱没门儿。”说的掷地有声。

泉哥:???

你tm的是掉进钱眼子里了吧?这是一个女明星能说出来的话?

……

时栀挂掉诈骗电话之后,那边还来了第二遍,时栀手指潇洒的一划,挂掉,然后把它给拉黑了。

她盯着手机屏幕,希望下一个打过来的诈骗电话,普通话能好一些,如果声音也能好听一点,就更不错。

如果泉哥知道时栀的想法,估计会很无语, 你以为你这是点虚拟男(女)友啊,对声音还有要求!

这件事儿两个人都没有放在心上,而第二天网上流传出一条爆料。

【某某知名女明星,最近有爆剧,被老人收养,成名后不顾老人跟亲人,自己花天酒地,年迈的哥哥却还要靠着打工挣钱。】

这条消息一出来,就受到了广泛关注。

知名女明星,有爆剧,还是被人收养的。

大家都在思考这个人到底是谁,爆剧也不知道爆成什么样子才算,因此也没有把这个女明星真正锁定。

时栀团队的小助理看到这件事情却有点义愤填庸。

“也不知道是哪个明星,居然这么过分!”

时栀也大体瞥了一眼爆料。

“哪里过分?”

小助理瞪圆眼睛,“时姐,这还不过分吗?”

她一直觉得时姐是正义的化身,时姐居然不觉得过分?

于是助理也开始不肯定起来。

时栀感慨助理还是太年轻了,她拿着手机,对助理说,“首先,怎么证明,这个女明星不顾老人跟亲人,花天酒地……这不是这个哥哥自己说的嘛。”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他自己说自己是首富,他还真的能成为首富?”

不可能,因为首富是她,嘻嘻。

时栀,“其次,如果没有老人这一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算女明星真的花天酒地,跟这个年迈的哥哥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因为他年迈,他年迈他有理啊,这不是倚老卖老嘛,年轻人现在也个个不容易,头秃,焦虑,失眠,还得还花呗……”

时栀说一句,小助理就跟着点一下头,像极了啄米的小鸡。

这些通病,她全部都有。

不过她还是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主要是……我觉得女明星,肯定比这个哥哥有钱,那给这个哥哥随便露点,不就行了吗,他还在打工呢。”

其实这也是部分国人的想法,时栀就看到不少人在评论区批判这个目前还不知名的女明星为什么不稍微给这位打工的哥哥一点钱。

时栀,“他是打工人,女明星也是打工人,人人都是打工仔,谁比谁好过啊。”

早安打工人!加油打工人!

而且这个一看就是讹钱的,私底下估计没少要钱,要不到了,还主动的联系媒体爆料。

助理这次彻底的被说服了。

宣传倒是看得比助理清楚,她在圈子里混的时间长,这个女明星的哥哥还专门看着女明星爆了一部剧后才找媒体爆料,有被恶心到。

女宣传,“也不知道哪个女明星这么倒霉。”摊上了这样的家人。

时栀应了两声,她注意力放在这条爆料上,啧了一声。

“这爆料……”

女宣传突然有点紧张,“怎么了,难道时姐你认识?”

难道还是熟人?

时栀,“不是,我就是在看这条爆料,觉得它写的不够吸引眼球。”

“应该这么写,震惊……接上某某女明星那里,后面再加上,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女宣传:是的,没错。

老uc体了,时姐如果不当女明星还可以去那边的编辑部报道,绝对是优秀员工。

……

不过很快女宣传就知道了那个倒霉女明星到底是谁。

不是时栀认识的女明星,而就是她们的时姐。

时栀。

这则消息采取的是一贯的爆料手段,先是不点名,在网上说些模棱两可的话,然后在引起全网对这个女明星好奇的时候,爆料人出来,上了节目。

一副势必要把时栀锤死的架势。

爆料人上的还是时栀之前录《青春我型》的电视台。

节目中,一家三口全部聚齐,爆料人说自己是时栀哥哥,但实际上已经岁数不小了,就连他的儿子也正在读大学,跟时栀比小不了几岁,爆料人大概也知道自己带口音,普通话不好,于是让他儿子帮忙转述。

“时栀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我娘捡过来了,我娘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扯大,我们对她也很关照,平时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她。”

“我娘死了,病死的,时栀那个时候已经当大明星了,她都没见到过时栀一眼……”

“我都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在打工种地,我想给时栀要点钱不过份吧,她不能自己红了,不管我们啊,好歹也是我们把她养大的。”

主持人问他,你们就没有联系过时栀吗,她是怎么不管你们的。

“找不到她,打电话把我拉黑了。”

他又询问主持人。

“听说时栀现在播的电视剧又火了,是不是能赚不少,你知道她片酬吗?”

被主持人强行打断。

最后是他儿子对着镜头。

“姑姑,你不能这么狠,不管我们一家人啊,爸爸现在身体不好,还是一直在想念着你,你如果看到了这个节目能不能尽早跟我们联系,我们都需要你。”声泪俱下。

需要你的钱。

……

这个节目一播出,网上闹得沸沸扬扬。

信息含量太大了!

没想到女明星居然是时栀。

首先,时栀居然是被收养的?

介于时栀的长相跟气质,大家都先入为主认为,她最起码也应该出身中产家庭,完全没想到时栀居然是孤儿,还是看起来条件不算好家庭收养的孤儿。

其次,就开始讨论起这个视频。

有人表示质疑。

“声明一下,我不是时栀的粉丝,但我就视频来看,我觉得这家人做法不太对,他们这是给时栀要钱不果,然后搞道德绑架?”

电视台其实已经跟爆料人对过台本了,但是他们一家要钱的想法太强烈,三句离不开一个钱,说是为了团圆,但其实最终的目的还是要钱。

这个视频看的人觉得怪怪的,非常不舒服。

“那家人的面相不太像什么好人,我觉得那个所谓的时栀哥哥,好凶,他这是跟时栀关系好吗,不太像啊,关系好会上这种节目……这不是想把时栀害死吗?”

大家都知道时栀的处境。

她之前黑料太多了,硬生生的从当红艺人变成一个糊咖,其实也就在两三年的时间里。

这段时间时栀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热搜常客,时姐,时栀大爷的称号也算是不少人都知道了,甚至新剧还火了一下,但是在这种时候却出现了这种情况。

让人不得不怀疑,这突然冒出来的所谓哥哥,是真的盼着时栀好吗?

不过迅速被人反驳。

“怎么了,时栀忘恩负义可以,就不让人说了?”

“这就道德绑架上了,没听到人家说把时栀拉扯大,联系时栀联系不上吗,时栀当明星,赚那么多钱,不是应该给她哥?”

“自己过得逍遥自在,让当哥的打工,支持时栀哥哥,时栀赶紧出来给个说法!”

“还看上面相了,我怎么觉得时栀哥哥看起来挺老实巴交的,这是把人给逼急了吧,狗急也跳墙呢。”

……

时栀的手机已经爆炸了,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全部都在找她,黑粉群,工作群,也是消息不断。

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这件事儿。

当事人时栀脑海中正在自动填充这段剧情。

原身是首富遗失在外的女儿,那从小到大肯定不是自己拉扯自己,她被一个好心的奶奶收养。

奶奶儿子媳妇很不像话,对奶奶吆三喝四,让奶奶做重活,在奶奶手脚不利索之后,两个人就被赶到了小破房里,相依为命,虽然过得很苦,却也温暖。

原身长得漂亮,被星探挖掘,人也争气,考上了电影学院,总算可以孝顺老人,老人却病了,还是费钱的重病。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原身开始不停地接片,不管质量怎么样,挣得多就行,拖了两年多,原身钱用完了,老人也还是去了,原身当时陪着老人走完了最后一程,她的身边没有儿子跟孙子,只有原主。

她儿子一看势头不对,早跑了,生怕还要给他们要钱。

时栀记起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原身手机里一共只有两块五,好歹也是个明星,却住在廉价出租房里,正是老人去世没多久。

时栀又捞起手机看视频,越看越觉得讽刺,说的好像他们对原身很好一样,毕竟连老母亲都能舍弃。

之前都是直接喊她名字的,老人孙子也没叫过她姑姑,现在倒是姑姑的喊上了,在原身刚刚小火的时候,也没少跟她要钱。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时栀联系上了泉哥,泉哥已经给她打了若干电话,时栀当时光顾着接收信息,还没回他。

“见面聊。”

还是见面说来得更干脆利落。

……

公司已经不适合去了,现在不少狗仔都围在那边呢,于是大家就选择了比较方便的工作人员家里。

时栀给泉哥简略的说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泉哥跟团队工作人员全部义愤填庸。

这可太不要脸了!

连自己的生病的母亲都能丢下,

泉哥唏嘘,“我之前光知道你花销特别大,给我说急需用钱,让给你多接戏,却没告诉是为了救人。”

经纪人劝不动时栀,原身当时格外的执着,泉哥总算知道了。

为什么她跟个拼命三娘一样,甚至被冠上捞钱的名义还是不断地缺钱,原来是为了给养大她的老人续命。

“你那边有留下什么凭证吗?”

时栀把一个透明塑料袋递给泉哥,“看看。”

里面是每次做化疗的花销单子,原身为了纪念老人,全部存了下来,时栀当时也收的很好,现在也方便了澄清。

泉哥看到东西在手,知道胜算很大了,毕竟那边攻击他们的点,在他看来最关键的是不孝。

这大几百万的花下去,还叫不孝?

“咱们录制《青春我型》把电视台得罪上了,我那个时候就觉得他们肯定得打击报复,没想到几个杂碎憋到了现在。”

几个无权无势的无赖不会把时栀不孝给闹得这么大,还是在之前时栀得罪的电视台的帮助下。

泉哥多少还顾忌着那三个人跟时栀有关系,他询问时栀,“你打算怎么做,要给他们留点面子,给点钱吗?”

澄清之后,要不要给他们钱打发一下?

不过泉哥总觉得这些人可能会是个无底洞。

时栀听了泉哥的话,无比诧异,“给钱?”

让她给钱?开什么玩笑。

“我得让他们给我钱。”说的很认真。

时栀已经计划好了,“不需要你们帮我澄清,我自己直接来,而且我要上节目。”

他们上节目,那她也得上节目。

时栀压根没想着低调处理,她要跟他们刚到底!

泉哥脑洞大开,“……你不会打算在节目里用铁饼把他们三个给砸死吧?”那得坐牢。

时栀瞥了他一眼,“怎么会,我是文明人。”

文明人后面接着就是一句。

“干它丫的。”

泉哥,“……”这也太文明了。

泉哥本以为时栀是想联系那个电视台,没想到时栀摆手表示拒绝。

这么好的流量,怎么可以便宜了那不要脸的电视台。

……

时栀给泉哥说这件事儿她来搞定,大家分散开开始做紧张的准备活动的时候,她找到了管家。

“大小姐需要我做什么吗?”

管家24小时在线服务,并且永远上道。

虽然时栀没有让他插手娱乐圈,他却一直在关注着时栀,一点动静都清清楚楚。

管家在把时栀认回来的时候,就知道她的经历,现在看着时栀,眼中还带着痛心怜爱。

大小姐,受委屈了啊。

时栀兴冲冲,“我们有没有关系比较好,或者有合作的电视台,投资的节目也可以。”

管家眼中的痛心怜爱瞬间收敛:很好,看来大小姐并没受到影响。

这个当然有,首富名下的产业很广。

管家很快就按照时栀说的敲定了合适的电视台跟节目。

时栀说出自己的想法,“我打算在节目上直接跟那三个人对峙,到时候流量肯定大,可以给关系好的电视台拉拉收视率,你也把咱们家的产品广告植入都加上。”

这么好的机会,完全可以流量变现,不带自家产品就没道理了!

管家表情很欣慰。

“大小姐,您果然跟主人一模一样,连对金钱敏锐的嗅觉跟执着都完美的继承到了!”这是什么商业鬼才。

时栀,“……”

管家一时间来了兴致,还给时栀讲起了故事。

“您知道老爷没发家之前是什么样子的吗?”

时栀对这个还是很好奇,一代大佬白手起家,那他在没发家之前是怎么体现对金钱敏锐嗅觉跟执着的?

管家用赞叹的语气道,“说来话长,那是一个冬天……主人手里拿着一毛钱,不小心摔倒了,可即使他摔倒了,手中还牢牢地攥着那一毛钱硬币!”

时栀:……

是很执着了。

管家又非要去上香,“主人,您后继有人,可以安息了!”

时栀劝说管家,“您也让他歇歇吧,这三天两头的念叨,他也安息不了啊。”

她一度怀疑,管家其实是表演学院毕业的,戏精起来难逢敌手。

……

时栀把要上的电视台跟节目全部搞定,泉哥对外也放出了声明。

时栀将会上柚子台《真心话对对碰》节目,诚邀一家三口跟时栀当面对话,当面沟通。

网友的第一反应都是——

这么刺激?!

本来以为时栀那边会轻飘飘的出来一个律师函,或者写个长文澄清,没想到时栀居然也要上节目了。

不管是站在时栀这一边的,还是站在另外一边的,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发展。

跟时栀敌对的电视台,也就是现在帮着一家三口的电视台负责人,简直要气死。

因为他们意识到,那是巨大的流量,跟巨额广告费,没想到时栀居然会上节目澄清,并且转身选择了柚子台。

他们的心都在滴血,并且无能为力,只能说时栀好狠一女的。

而时栀还很轻松的在跟团队的人开玩笑。

“这次是不是轮到我开始表演了。”

“没想到《青春我型》上的还挺有用。”

时栀在《青春我型》看到太多表演了,大家各个都是演说家。

那边电视台听到估计更是要气死。

时栀团队已经从各种细节,规划到时栀当天化什么妆,穿什么衣服。

化妆师对着时栀的脸,“要不画一个比较憔悴的妆容吧,可以拉拉观众印象分。”

时栀对着镜子望着这张并不小白花的脸,摇头。

“别了,我要美丽动人。”

要好看,那天就是她的show time。

时栀当天还穿了一条红色裙子,整个人艳丽四射,不像是去澄清的,反倒像是走红毯的女企业家,就差下一秒去剪裁了。

时栀:其实也差不多,毕竟光是自家产品估计就可以卖出去不少。

……

《真心话对对碰》这次为了时栀亮起了绿灯,柚子台也没想到这种好事儿居然会落在她们身上,时栀那边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是说想开直播。

不需要剪辑,直接用事实说话。

柚子台面对这样送流量堪称半个金主爸爸的时栀,自然百应百顺,还以为会提什么要求,不就是开直播吗?

开!

于是当天,直播间挤了很多人,甚至一度造成卡顿。

有人断言,“时栀今天肯定打扮的特别素,扮可怜,博同情。”

然后就看到时栀风风火火的来了,比她走红毯还要隆重,毕竟时栀走红毯还穿着羽绒服呢。

“……”

一家三口也抵达了现场,节目还没开始就开始卖惨。

反复的念叨时栀忘恩负义,不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对时栀多么好多么好。

这一来就拉了不少人向着他们说话,弹幕里都在刷时栀忘恩负义。

时栀一直没太开口,突然这个时候接上,“奶奶八十大寿那天下着雪,您冒着雪去买的生日蛋糕,真好吃。”用着怀念的语调。

老人儿子听到这里一愣,他已经忘记什么八十大寿了,不过这也是在替他说好话。

于是点头,“我为了买那个蛋糕,搬了一整天的砖,那个风吹得哦,冷的哦,当时家里是不是把大半的蛋糕都给你了?”

他的妻子跟儿子也附和。

老人孙子,“都让姑姑吃了,我想吃我爸妈跟我奶,还打我。”

弹幕刷着。

“那这家人对时栀真的很好了,时栀有点白眼狼了。”

时栀却拍了拍桌子,“八十大寿那天,您压根就没有买蛋糕。”

老人儿子,“啊?”

卡壳,接不上了。

老人孙子好歹还是年轻人,脑子活泛,“我……我记得买了,我爸的手都冻僵了!”

反正得咬定,不然就被拆穿了。

时栀摇头,“奶奶生日是夏天,那天是大暑。”目光直直的盯着三个人。

现场有点安静,直播间也有点安静。

这家人,居然连老人的生日都记不清,但是在言语里却说他们对老人很好。

在补齐的那部分记忆里,那天老人八十大寿,跟她真正有血脉的亲人没有一个前来探望她的,原身给老人煮了长寿面,老人说很开心。

三个人当场被拆穿,直接尬在原地。

最后已经开始撒泼了,反正就是要钱,就得给钱。

时栀语气一转,脸上带着笑,“你们也说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别搞得这么僵。”

坐在地上的女人也不闹了,她在那里哀嚎一顿,却没有一滴眼泪。

直播间的风向已经转了。

“不是吧,难道这还要大团圆?”

“我现在断定,那三个人就是有问题,怎么能连自己母亲生日是冬天还是夏天都搞不清的。”

“别啊,时栀真的要给他们钱?”

“不给还能怎么办,没看到之前一堆圣母吗?”

……

时栀拿出了厚厚的一大堆花销单,走向了他们,她的表情已经在克制了,但观众硬生生的看出了藏不住的喜悦,嘴角弧度上下起伏。

她甚至还握住了老人儿子的手。

“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老人儿子:???啥情况。

时栀,“我以为你们还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当时奶奶一病,你们全跑了,现在是不是奶奶的治病费用……也得先平摊一下?”

“毕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还有人赶上来分担账务的,你说这天底下的好事儿怎么都被她占了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