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 18、不想爆红第十八天

18、不想爆红第十八天

其余经纪人陆续赶来, 看到他们艺人的第一句寒暄都如出一辙。

“胖了。”

直播间当时有弹幕提出大家是不是变胖了的猜测并没错,几个人确实变胖了,被时栀投喂的。

其中以宁嘉池跟田鸿最明显。

田鸿是人到中年新陈代谢慢了, 宁嘉池是纯粹自己吃得多,管不住嘴。

也就不久前,他们还在这档“减肥综艺”里不断掉秤, 田鸿欢迎时栀的第一句话都是“欢迎来到减肥综艺”,现在就已经成为了时栀跟她的四头小猪。

时栀是唯一没有长肉的,来的时候什么样,走的时候什么样。

……

两层的小楼不时响起哀嚎跟惨叫,其中以宁嘉池的嚎叫声最大。

节目组工作人员简直要笑死,正在收看直播的观众也没想到节目都快收官了, 一大清早还能有这样好笑的情景, 这堪称电影结尾的彩蛋啊!

宁嘉池的粉丝们完全没有一点同情心。

自己吃成这样怨谁呢,往好处想, 好在池宝的脸还没有胖, 八块腹肌变六块又算得了什么。

与此同时对时栀肃然起敬,有人给时栀起了一个新的称号——

腹肌熨斗。

腹肌熨斗.时小栀,你值得拥有,八块腹肌变六块,隐约有点变一块,消灭腹肌不是梦,欧耶。

直播间观众还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起哄【我建议给《我们的村庄》换个名,就叫《时栀的养猪场》吧。】

得到一群也太坏了的评价,当然如果她们没有在忙着加一,加身份证的话,也许指责提建议的人会更有说服力。

宁嘉池已经逐渐接受了自己真的消失了两块腹肌的事实, 即使接受他内心还是有点难过,哼唧哼唧的去找时栀。

“时栀姐,我胖了。”

时栀面对非在编小弟的撒娇,表现的很直女,“游泳健身,了解一下?”不然找她,她也爱莫能助啊。

宁嘉池,“……”

“……其实我想说的是下次做饭可以的话叫着我,看在我两块腹肌都消失的份上。”

时栀,“……”

都嗷嚎半天了,腹肌也少了,吃还是忘不掉的。

时栀跟一起录制节目的小伙伴们挥手道别,跟着泉哥上了保姆车。

虽然因为节目规定,泉哥不能全程跟着时栀,但节目直播他是全程看完的,饶是从直播间里就了解了时栀跟大家关系不错,甚至连宁嘉池这样有背景带资进圈的公子哥都跟时栀很亲密,亲眼所见,泉哥还是觉得惊奇。

“宁嘉池好像真的想认你当姐啊。”

时栀表示,宁嘉池就是为了口吃的,当时他被饿的不行,后面还找到她,说喊她爸爸也可以。

泉哥跟她闲聊,“你以前都不太跟圈里的人牵连太多,独来独往,我都觉得你有点自闭……”

时栀听着泉哥给她讲“自己”,也就是原女主,原来的爽文女主走的是独行侠的路线,是没有朋友的凤傲天。

泉哥说着说着,试探道,“宁嘉池势力挺大的,要是真的能搭上他……”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旁边的时栀笑容收敛了,就这样盯着他,很认真,“我喜欢单纯一点,不想添加杂质。”

先不说是不是朋友,就算认识的人,她也不愿意相处是带着目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这点你倒是没变。”

泉哥自讨没趣选择放弃,转话题到工作上来,“这次你综艺效果还是很棒的。”

旁边团队的助理搭话,“是太棒了。”

“时姐,经过这一遭,我朋友圈骂你的人都变少了。”

时栀:谢谢你的朋友们哦。

泉哥把插话的小助理推开。

“这几天有综艺找上门,我觉得你现在趁着这个劲头,可以接点综艺……也算是跟你的职业挂钩。”

时栀脑中第一时间呈现的是演技综艺。

现在主职是演员,前段时间她还自演自导了一场戏,当时就说觉得演技综艺比较火,如果有编导或者导演看到了那一段打算找她,倒也说的过去。

泉哥摇了摇头,“那倒还有没这个类型的找我们,不过如果你想上,我可以留心一下。”

时栀:不,她不想。

“所以是什么?”还跟她本身职业还挂钩的。

泉哥打开某视频app,告诉时栀这档综艺已经上线了。

时栀看着介绍,产生疑惑,“这跟我哪门子职业挂钩?”

……

《我们的村庄》是采取直播录播两种形式,看直播的人数不少,特别是后面靠着熊宝洁跟时栀的鱼鱼之争上了热搜,更是吸引了大量观众。

不过看直播还是得有时间,直播观众也稍微年轻化一些,更多的人还是选择更传统的看录播,也就是经过剪辑后的节目。

经过剪辑后播出的节目,节奏更快,加上特效笑果更足,时栀在里面提供的名场景也再次被揪了出来。

“绝了,时栀钓鱼那段我跟我爸全部看呆了,我爸还嚷着想要跟时栀学怎么钓鱼,问时栀要不要开一个钓鱼班,我该怎么告诉他,明星是不可能开什么钓鱼班的呢。”

“你们知道我外婆最喜欢里面的哪个明星吗,居然是时栀……她说时栀朴素,又能干,做饭还棒,要是她粉明星,她肯定粉时栀,我都没敢跟我外婆说,我以前还骂过时栀,不过这次我对时栀好像改观了。”

“就事论事,时栀最近表现的确实不错,反矫情达人我是真的爱了,让陈百川试酸果子那边我看了三遍,还是想问一句,时栀,你是魔鬼吗?”

“时栀其实应该多上点综艺,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有梗,多上综艺少拍烂片,综艺挣的钱还多,不香吗?”

“以前大家都说时栀就算再不好,但颜值没得嘲,我之前还没get到,居然通过综艺节目get到了,时栀戴着草帽穿着胡乱搭配的衣服在池塘边钓鱼的照片已经被我设置成了屏保,方便我每天舔屏。”

“排!我还get到了魔鬼时栀大爷的可爱,那个烤肉肉肉肉,hhh……”

……

《我们的村庄》播出期间,带着时栀名字频繁在热搜上闪现,虽然这次没有再上第一,不过评论反响都不错,是正面的。

就连时栀给陈百川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放在别的艺人身上这种都显得不可思议的事儿,网友也只觉得蛮有梗,挺可爱的。

短短时间里,从只要出现时栀的名字,底下全部都是脏话诅咒,到现在评论偏向正面,这个扭转可以说是巨大,就算最好的公关也很难做到。

已经有专业的公关团队在研究时栀如果能做到这一步了。

她们都坚信时栀这是请了专业公关团队打造,但是时栀那边保密工作做得好,她们暂时也没有打听出来。

时栀的微博关注也涨了一批。

而《我们的村庄》衍生出来的“时学”,还不光是止步于此。

一位花草专家在微博里把时栀种的那根“草”发了出来,并且询问网友,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网友:还能是什么,一颗不太好看的草呗?

时栀的钓鱼,下棋,种花,在节目里展现了前面两项,两种可以看出来都不错,所以观众也很期待看到时栀大爷种花。

然而花没看到,唯一可以沾边的也就是刨了根草回来,这根草被嘉宾嫌弃了一波不好看,又被直播间观众嫌弃了一波不好看,等电视网络上放出剪辑版又被嫌弃了一波。

草:弱小可怜无助。jpg

节目录制完,时栀连花盆带着草搬走了,花盆也就是最普通的花盆不值钱,节目组直接赠送给了她,当时大家要不没把那个当回事儿,要不就拎出来取笑一下。

现在花草专家郑重其事的在微博上询问网友。

有人开始脑洞大开了,“总不会是特别值钱的品种吧?”

到现在说这话的人还抱着开玩笑的想法,想哈哈哈。

花草专家给予肯定。

“是非常值钱。”

“珍贵花草,品相好一些,上百万都能卖得出去。”

还在那边当乐子看的网友笑声戛然而止——草!

这根丑草,实在是太草了!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华文字也同样博大精深,同一个字也可以表示不同的意思。

#时栀种的草价值百万#这样的话题也被闻风赶来的网友刷向了热搜。

实在是太羡慕了!时栀这到底是运气好,还是真的认识啊?!

已经有人想要组团去挖这玩意儿了。

对不起,他们错了,当时还嘲笑时栀种的草太难看,现在只想问,这样难看的草能不能给他们几根?

一根也行,或者一根卖了几个人平分,也可以啊。

……

时栀所在的群也热闹的不像话。

宁嘉池直接把热搜话题给截图发到了群里,并且艾特了时栀。

宁嘉池:时栀姐,这是真的吗?

田鸿,“!!!我也看到了!我当时还说那根草丑来着!”

伍洛,“完了,我用淘米水浇过……是不是不好啊。”

白芜也发了一连串的感叹号。

群是五人群,伍洛建的,他把大家拉了进去,距离分别时间也不是很久,还经常有人在里面聊天,虽然因为职业特殊姓,经常是隔着几个小时回复,不过这也并不妨碍大家聊得热火朝天。

这是头一次人到的这么齐,都是看到那根草价值百万跑过来的。

大家在不停戳她,时栀没有让大家好奇多久,看到消息就回复了。

时栀:没那么贵,这个品相不是很好,二三十万能卖吧。

她当然不是随便捡根草种起来,那不是傻嘛,时栀认识,正好看到了,就挖了出来。

群里有一瞬间的沉寂,然后再次刷屏,刷的飞快。

!!!

二三十万!那也很多了!

其实群里的人都属于高收入人群,就算没有宁嘉池那样的富二代背景,大家本职也能赚不少,只是二三十万一盆兰花,还是当时大家都觉得有点丑的以为是草的珍贵花草,还是会忍不住惊讶。

时姐的种花,果然同样不一般。

大家慢慢平复下来,就开始聊别的,宁嘉池问时栀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安排。

宁嘉池也知道时栀之前被黑的太惨了,接到的好资源并不容易,现在《我们的村庄》给时栀拉了不少正面热度,按道理会紧接安排上新的工作。

时栀回复宁嘉池:《超级北鼻》。

宁嘉池,“蛤?”那是什么?

田鸿作为主持人,知道的东西比较多,“好像是一个明星带娃综艺,最近还挺火的,不过你们团队怎么给你接这个?”

按照大家的预想,时栀应该会去参加个演技综艺之类的,要不竞技挑战类综艺也行啊。

现在……带娃?

时栀当时也很疑惑,泉哥还给她说这跟她职业相关,她又不是幼师专业。

泉哥自己其实也觉得勉强,不过还是憋出来个解释,“你不是做饭很好吗,这个带娃的要给小朋友做饭呢。”

“看你在村庄带其余几个人挺好的,跟带小朋友也差不多嘛。”

同类型,同类型。

时栀冷漠脸:神特么的同类型。

其实泉哥也不是不想给时栀接更好的,这是暂时可以挑选当中最靠谱的那个了,其余的综艺要不娱乐无下限,要不制作班底不强,一看就是糊相。

时栀对这些倒不是很挑,反正得营业,营业什么不都一个样嘛。

……

管家给时栀带来了好消息。

“大小姐当时不是让我在那个村子买地建庄园吗,上面搞了一个大项目,正好划到我们买的那块,赔偿款比我们买下来的时候翻了好几倍。”

“现在地价还没涨起来,我已经又买了一块同样环境很好的地方,等着大项目建成,那边绝对会发展的不错。”

赚钱时栀当然开心,也跟着激动,完全没料到还会有这等好事儿。

管家得出结论,“您果然跟主人一模一样,就连商业头脑,敏锐的眼光都没有变。”

“大小姐即使不想在娱乐圈实现理想,去商业圈混,那也是绝对的明日之星。”

前一句话用着怀念的强调,后面一句话激情昂扬。

时栀,“额……”

也不用这么夸张。

其实管家真的想多了,她跟前首富真的完全不一样,不管长相还是什么商业头脑。

她当时只是觉得村里环境好,跟当地居民聊得也开心,钓鱼也很方便,想建个小房子罢了。

……

时栀迎来了去录制《超级北鼻》的日子,《超级北鼻》的拍摄地就在时栀所在的城市,也避免了奔波。

这次泉哥给时栀打了预防针,也不是所有小朋友都是天使,里面也有比较熊的,泉哥一路上碎碎念,祈祷时栀最好分配到比较乖巧好带的小孩。

不过泉哥的祈祷没有用,继陈百川之后,在新节目里也得到了二次验证。

拍摄环境很好,是别墅群里面的独栋,欧式建筑干干净净,前面还有精心修剪的草坪花园特别漂亮。

节目编导就在外面等时栀,她给时栀介绍了她一会儿要带的小孩。

是个六岁的男孩子,叫多奇。

“时栀姐,是这样的,多奇是我们节目的人气小朋友,同时也是问题最大的小朋友。”

时栀驻足聆听。

编导露出苦恼的表情,“他不按时吃饭,也不按时睡觉,甚至会欺负其余小朋友,还喜欢恶作剧。”上一个女明星就是受不了多奇的恶作剧找了个借口毁约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节目组才会重新邀请新的明星入驻《超级北鼻》。

编导还没有告诉时栀,观众都叫多奇小恶魔。

她说了多奇的属性之后,也怕当场把时栀给吓跑了,于是稍微缓了缓语气,“其实对多奇温柔些,多点耐心,他也会稍微听听话。”

也只是稍微,而且还是偶尔。

时栀面色不变,“这样啊。”

“我脾气还行。”

她拖着行李拧开门把手,眼神微变,抬起头。

“啊!”

身后响起刺耳的尖叫,是来自领着时栀入屋的编导。

只见有拖着红色长舌头脸色苍白的一颗“头”从天而降,红色舌头几乎跟时栀的脸紧贴着,时栀直接伸手把“头”给抓住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温声安抚身后的编导。

“没事儿,是个娃娃。”

准确的来说还是个劣质娃娃。

长长的红色舌头其实就是棉布做的,眼睛也是黑色纽扣做的,很敷衍,只是形似,再加上突然从头顶掉下来,才比较容易被吓到。

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已经把时栀的动作给拍下来了,表情镇定,动作干脆利落,他都暗暗地在心中说了声——

漂亮!

编导被吓得脸色发白,其实有点生气了。

“肯定是多奇。”

编导先走进屋子,大厅空荡荡的,被节目组工作人员布置的很温馨,不过并没有任何身影。

介于多奇曾经跟其余小朋友打过架,其余小朋友还有带他们的艺人暂时在另外一栋别墅拍摄,跟他隔离开了。

“多奇,你在干嘛啊,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搞这种恶作剧,现在在哪儿,赶紧出来,新的姐姐来了。”

时栀拖着行李箱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突然从拐角处,滚出来一个气球,直接往时栀的脚底下送。

跟气球一起出现的还有在那边扒着墙探出身来的小男孩。

他长得很可爱,大眼睛高鼻梁,皮肤又白又嫩,脸颊还带着婴儿肥,可能是个混血,像极了小天使,放在外面可以让人母爱泛滥的那种,但小天使脸上却带着做了坏事儿的兴奋。

踩!踩下去!吓到她!

送到时栀脚边的气球就是他做的,因为速度过快,很难察觉到,或者即使察觉到也来不及躲闪。

之前包括不限于上一个女明星,都被小男孩这么整过。

正在监控室里默默观察着这一切的导演都忍不住提前为时栀哀悼,有点不忍心看了。

却没想到时栀“哎”了一声,不光脚避开了气球,甚至还弯腰把气球拿了起来。

多奇:???

时栀已经可以确定,这个混血儿就是她这次要带的,让编导都头疼的小孩。

她让行李箱待在原处,人已经走到了小男孩面前,蹲下,朝着对方露出和善的笑。

“你好,你就是多奇吗?”

“哼!”

多奇面对时栀友善的打招呼,懒得搭理她,回应的是一声冷哼,连脸都瞥到了一边。

不过其实一直在用眼睛余光打量着时栀。

这个胆量倒是比上一个大,难度增加了,感觉可以多玩几天。

多奇已经可以预想,一会儿即将面临絮絮叨叨的说教,当然,他在乎就有鬼了。

时栀扬了一下眉,面对这种热脸贴冷屁股,她也不尴尬,而是对他温柔的道。

“穿的有点少,给宝贝戴上围巾吧。”

围……什么巾。

摄像并没有看到围巾,就连多奇也很茫然,就看到时栀拿着刚才从天而降的长舌头娃娃的红舌头朝着多奇脖子上快速缠了几圈,绕了好几圈,最后把敷衍的鬼脸落在多奇的肩膀处。

多奇本来穿的很潮,棒球服,破洞牛仔裤,像个小模特,现在脖子上缠着几层棉质“红舌头”,肩膀还耷拉着又丑又诡异的鬼脸。

要多不撘有多不搭。

“……”

他整个娃都愣了,不容他开口,时栀就笑眯眯的摇晃着手上另外一份“见面礼”,气球。

“多奇这个气球是不小心弄掉了吗?”

并不是弄掉的,是他故意的,为了吓唬新来的嘉宾。

工作人员都心知肚明,也不知道为什么时栀居然会说这是不小心弄掉的。

时栀还在继续,“下次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弄掉了,现在时栀姐姐把气球还给你,你可要拿好。”

嘭!

一声巨响,气球还没回到多奇手上,就在他面前直接炸开了,把他整个人都吓蒙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这次瞪得更圆。

时栀望着手上支零破碎的气球,露出了可惜的表情摇了摇头。

“这质量不行啊,居然破了,没办法还给多奇了。”

小魔王.恶作剧无数吓跑成年人的“问题儿童”多奇,面对着笑意盈盈的漂亮女明星,猛地打了一个哆嗦,居然直接朝后退了好几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